腾讯彩票

設為首頁 | 收藏本頁

當前位置:首頁 > 鷹眼 >

一場網戀引發的罪與罰

本刊記者/田為
 
       2019年6月12日,保定市競秀區人民檢察院出具一份保競檢刑申復通〔2019〕1號刑事申訴復查通知書,通知申訴人張明,他申訴的案件不符合抗訴條件,決定不予抗訴。此前,他向競秀區人民檢察院申訴,請求檢察院對保定市競秀區人民法院的判決進行抗訴。

       張明是一起故意傷害案的受害人。他為什么請求檢察院對法院的判決進行抗訴?與微信網友約定的見面地點,成為他被人拿刀刺傷的現場。在醫院接受治療的張明從警方口中得知,其中一名行兇者陳濤系其前女友小玉的丈夫,而自己知道的小玉其實真名叫周倩并已婚育有一子。行兇者共三人,另兩人至今未歸案。這起傷害案背后有何隱情?
 
       意外被刺
 
       張明被刺了九刀,刀刺傷分布于腰腹部、背部、左臂和左大腿處。最短的傷口在左上臂前側,長約2cm。最長的傷口在左肘前臂中上端前外側,深達骨質,長約8cm。刀刺傷導致他降結腸破裂、腸系膜破裂、左腎破裂、肺臟破裂、多處橫突骨折,隨后合并出現開放性血氣胸和失血性休克。保定市第二醫院司法醫學鑒定中心出具的人身傷害司法醫學鑒定意見書顯示,張明屬重傷二級。保定市公安局競秀分局出具的鑒定意見通知書顯示,張明屬于傷殘七級。


       如今,張明身上的刀刺口和手術切口均已愈合,化成一條條彎曲的蜈蚣盤踞在他身上,看上去有點兒猙獰。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免疫力降低了:容易出汗,走路久了會大喘氣,最明顯的反應是天氣不好的時候容易肚子疼、拉肚子。為了治病和修養身體,他從原來的工作單位離職,沒有再找新的工作。

       這場張明不曾預料到的傷害發生于2015年1月1日,起因是約好的網友見面。2014年10月左右,張明通過了昵稱為“倔強的小丸子(以下簡稱小丸子)”、標識為女性的微信添加好友申請。當時,他在北京一家文化傳媒公司工作,負責電視購物、產品銷售等業務。因為職業需要,“誰加我(微信)都會通過”。在張明的印象中,小丸子是通過搜索手機號的方式查找到自己的微信的。“以手機號的形式可能是朋友覺得產品好,給你介紹的,這是咱們常規的思維,”他說,“她剛開始加我的時候,我還問她有什么事,她說沒什么事,就是覺得你頭像挺好看的。”

       就這樣,兩人成了網友。張明回憶,兩人四五天左右聊一次天,聊天內容多以“在嗎”“你們公司出了什么新產品”為話頭,說的都是一些生活瑣事。他堅決否認自己有想跟小丸子發展男女關系的念頭,“關于男女之間的事從來沒有提過”,而且“我從來不主動跟她聊天”。

       兩人最終約定,2015年1月1日那天,在河北省保定市七一西路保定七中南門附近見一次面。張明說,他到達約定地點時是下午4時左右,小丸子讓他稍微等一會兒。大概六七分鐘后,一名穿黑衣服戴黑帽子黑口罩的男子出現了,并一直在他附近轉悠。他突然感到不安,心怦怦直跳,便向黑衣男子詢問“往西該怎么走”。對方回答他的時候,他聞到一股很大的酒味,也看到了對方的臉。緊接著,他朝著黑衣男子指的方向走去。此時,黑衣男子也往相同的方向走并超過了他。過了紅綠燈,走到路邊配電箱的位置時,黑衣男子突然轉身,兩名男子從配電箱后方沖過來,三人一起拿刀刺他,并搶走了他的包和手機。


(傷害事件的發生地點)

       張明倒地后又站了起來。他記得相反的方向有一個公交站臺,于是拼命朝那里奔跑。跑了大概50米,他攔下了一輛出租車。被拒載后他又攔了另一輛,司機終于同意送他去醫院。被刺后的短時間內痛感并不強烈,但他的胳膊、肚子上全是血,血浸透了棕色的毛衣。車開往醫院途中,張明逐漸覺得自己呼吸困難。堅持到保定市第二醫院,跟急診值班大夫交代完傷情后,他的意識開始慢慢模糊。后來他得知,醫生報了警。

       派出所的民警偵查后發現,其中一名行兇者陳濤系張明前女友小玉的丈夫,而張明知道的小玉并非其真名。小玉的真名叫周倩,已婚并育有一子。“當時,我坐在病床上,(聽到這個消息時)整個人都懵了,愣了三四分鐘。”張明說。一開始,他還覺得是不是警察弄錯了,直到警察拿出辨認照片讓他看,他才確定沒有弄錯。
 
       被隱瞞的過往
 
       2013年7月左右,張明和小玉通過微信“附近的人”功能相結識,開始聊天。張明說,小玉說自己23歲,因為單身一直被家里催婚,想找一個男朋友。大概兩個月之后,兩人第一次約出來吃飯見面,之后在聊天中確定了戀愛關系,開始交往。

       據張明介紹,在交往的一年中,兩人共見面4次,發生過2次性關系。一起吃過飯、逛過街,互相送過禮物,也有合影。“哪怕現在回憶起來,一切也很正常”。事發后,張明曾試圖“復盤”整件事,覺得小玉唯一的破綻可能出在第三次見面時,他在她手機上看到過一張小男孩的照片。當時,小玉說小男孩是她的弟弟,還張羅著給弟弟買衣服。他沒深想,只是夸了句“你家里人真厲害”。

       2014年七八月間,張明突然收到了小玉的分手信息。“那天我正好比較忙,她給我打了兩次電話,我都沒顧得上接,微信也沒回。后來我給她回了兩次電話,都沒有打通。然后一條短信過來了,說以后(如果)再有人用這個微信或者電話給你發消息、打電話,你都不要回復,那不是本人。我就再沒有聯系過她。”張明說。

      這大概是張明第一次在這段關系中產生了蹊蹺的感覺,明明一切正常,卻莫名其妙被分手,再也聯系不上對方。但隨著工作的忙碌,他也漸漸放下了這件事。分手后約一兩個月,他的微信收到了來自小丸子的好友添加申請,“我一看(這個人)也是保定的,(我)對保定還挺有感情的,就同意了”。直到自己意外被刺,警方告知他偵查結果,張明才意識到之前自己可能被騙了。

       2015年7月8日,其中一名行兇者陳濤被保定市公安局競秀區分局新市場派出所民警于保定市第七中學宿舍樓內抓獲,并因涉嫌傷害罪被拘留。11月17日,保定市競秀區人民檢察院以陳濤涉嫌故意傷害罪向保定市競秀區人民法院提起公訴并附帶民事訴訟。

       2016年2月23日,保定市競秀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陳濤認罪態度好,系初犯,酌情從輕處罰”,判決陳濤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判決執行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于判決書生效后十日內賠償被害人張明醫藥費、誤工費、住院伙食補助費、營養費、交通費、護理費共計292197.6元。
 
      模糊不清的事實
 
      張明說他至今未收到任何來自陳濤的道歉和相關賠償,而他被刺傷后僅醫療費就花了20余萬元。父親為還外債,用自家房屋兩次抵押,共貸款了10萬元。在張明提供的與執行法官的錄音中,執行法官表示案件一直在強制執行階段,只是沒有查到錢,但為張明申請到了8萬元司法救助金。另兩名行兇者至今仍未到案,法院卻認定陳濤認罪態度好,這讓張明怎么也想不通。于是,他向檢察院申訴,請求檢察院對法院的判決進行抗訴。

       保定市競秀區人民檢察院在2019年6月12日向張明出具的保競檢刑申復通〔2019〕1號刑事申訴復查通知書中稱,該案不符合抗訴條件,決定不予抗訴。理由之一是陳濤系原案被告人,因此其不向司法機關供述同案犯的行為不構成包庇罪;被告人陳濤等人傷害申訴人張明時,其中一人將張明的雙肩包搶走,由于原案兩名犯罪嫌疑人在逃,具體情節尚不清楚,因此認定被告人陳濤構成搶劫罪的證據不足。刑事申訴復查通知書在前文中還稱,另兩名傷人者系被陳濤叫來,因陳濤拒絕交代,現二人在逃,身份不詳。


(檢察院出具的刑事申訴復查通知書)

       本刊記者在調查中發現,根據判決書中的內容,被告人陳濤在供述中稱,“在事發時沒有其他人一起到現場參與此事,就被告人自己,不認識監控截圖中的另外兩個人”。而檢察院的刑事申訴復查通知書和張明在判決書中的陳述內容均指向傷人者共三人。還有一名證人佐證了張明的說法,“看見道牙子上有三個男的打一個小伙子”。但判決書中并未提及監控錄像拍到的畫面,法院經審理查明部分也并未提及行兇者人數。

       關于張明與小丸子約定見面一事,張明告訴記者,之前他拒絕過三四次小丸子提出的見面邀約,“認識了這么長時間,實在是不好意思(再)拒絕,又正好趕上元旦,放的假期比較多,(就答應在元旦那天見面)”。這與判決書上張明作為被害人的陳述內容——“對方用微信聯系的我,約定下午在七一西路見面”的說法一致。而判決書中有關被告人陳濤的供述部分寫著,“(聊天)過程中被害人屢次約被告人要求見面,至2014年12月份,被告人有了教訓他的想法”。

       如何看待這些不同部分,當地法院、檢察院、公安部門對本刊記者發去的采訪函未作回復。

      對此,本刊記者采訪了北京外國語大學法學院博士生導師王文華教授。她表示,根據檢察院向被害人出具的刑事申訴復查通知書中關于“另兩名傷人者系被陳濤叫來,因陳濤拒絕交代,現二人在逃、身份不詳”的內容以及《刑法》第67條第3款“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從輕處罰”的相關規定,陳濤很難被認定為“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

       “在實踐中,共同犯罪的被告人不見得會同時歸案。因此,常常把其他犯罪嫌疑人另案處理,先審結歸案的犯罪嫌疑人。但這與先審結并不矛盾,除非陳濤確實不知道另外兩個人的下落,或其在行兇時因為精神原因不能辨認共同犯罪人身份;否則,如果他明知三人一同作案,卻回避這個問題,很難被認定為‘認罪態度好’。”王文華說。(為保護隱私,文中當事人均為化名)
 
       鏈接
 
       互聯網本身的匿名性和不確定性,導致由網戀引發的各種矛盾及婚戀騙局屢見不鮮,如近期得到媒體大幅度曝光的東南亞“愛情殺豬盤”和“賣茶女”詐騙案件。自2018年2月起,在公安部部署的全國公安機關開展為期10個月的“凈網2018”專項行動中,共組織偵破各類網絡犯罪案件5.7萬余起,抓獲犯罪嫌疑人8.3萬余名,數目不可謂不驚人。本案中,由于缺乏物證和第三方聲音,無法斷定小玉在交往過程中是否有所隱瞞,但這個案例提示人們,要以此為戒,豎立對網戀的謹慎態度。
相關熱詞:

相關閱讀

美国体彩中奖号码